璜报且杂食。

谨慎交友。

【孵化】before the story

女将军A x 酒馆舞者O
 预计是长篇,会包含policy元素,煌豹预警。
 此为先行脑洞,“前”是剧情,“后”是肉


 

【GB】牡蛎


恶魔 x 佣兵
第一次更新内容恶魔“意识流出场”

走这里

中篇未完
持续更新

 

圣徒

人类女(被称恶魔) x 圣徒男
后续可能包含信zong仰jiao思想内容

走这里

未完
持续更新

 

没粮号:

  


  


  朋友给我推荐了一个非常优秀的新人。


  


  优秀到什么地步呢?优秀到让这个被称为神仙太太的很棒的朋友有些自卑羡慕的地步。


  “她好厉害,好棒!”朋友很落寞,“我…什么时候能像她那样啊。”


  


  先不说别的,你的推荐和肯定,还有这份发现并正视她的优秀,这份坦荡就已经是很多人做不到的了。


  


  产粮难不难?


  不难啊,写文的只要有手机,做视频只需要有电脑,画手只需要纸笔,再加上对cp满满的热爱。


  


  产粮难不难?


 ...

 

【共生植物】图书馆的下午



不上课的下午,仝里大多都是在图书馆度过的,于是贺衍也就担任了陪读的工作。毕竟这也是早就定下来的。周五、周六的晚上是他们的“游戏夜”,仝里会陪着他玩游戏,pc也好,ns也罢,仝里都跟着他把装备和游戏配齐了。那么相对的,周中的那么多“图书馆日”他也就没理由溜号了。

仝里阅读速度很快,且兴趣广杂,上大学没多久她就开始捧着贺衍光看名字就直接拒绝的书了。而且当她进入两耳不闻窗外事的百分百学习状态之后,贺衍只能在一边可怜巴巴地划拉手机,时不时再翻两页仝里塞给他的“适合他的阅读水平”的小说,怎一个“惨”字了得。

贺衍正在一个人空虚寂寞冷地划拉手机,其实他也差不多要习惯了。况且,他想起来还有点小小的不...

 
2019/4/30    

【球球的异世界日记】塔

是2017.5.13的梦

背景是在一座塔里。整个塔是一个金色的发光体。外观和中国传统木塔差不多,内部结构像是欧洲的宫廷,乳白色的大理石墙壁,一片金碧辉煌。

“我”和一个男孩子进到了塔里,貌似是要躲什么人,误入了。那个男孩子,叫他A好了。大概十六七岁,跟“我”差不多大。小麦色皮肤,头发很短,长相很干净。我其实不记得他长相了,但给我留下的就是这样一种印象。

这座塔里有三位灵,掌管着三种对于世界运行至关重要的元素,分别是:[时间]、[自然]和[文化](最后这个是我后来添的,想不起来了,但是塔里有很多书,就象征对应文化吧)

[时间]是个中年女人,看上去就很难搞的那种。形象类似欧洲那种头发一丝不...

 
2019/4/30    

感觉性失语症

灵感来源:

【感觉性失语症】——大脑左侧半球听觉性语言中枢受损。患者虽听觉正常,但听不懂别人讲话的意思,自己讲的话也听不懂

有一点克苏鲁风的感觉,但不多

 

有东西在他的脑子里!

那个声音持续不断地回荡着,震得他头痛不已。那声音在说话,但他听不懂。他精通五门语言却听不懂那声音说的一个字母!那东西随后生出尖刺,朝着脑子某块区域狠狠扎下去。紧接着拿东西长出利齿,开始啃食他的大脑。他痛苦地抱着自己的脑袋在床上翻滚。他在尖叫,可他听不见自己的声音。他从床上跌下来,向一旁的桌子扑去,他攥着拆信刀,企图把自己的头骨剖开。他要把自己的脑子剜出来,跟那发出声音的东西同归于尽。但那刀柄上...

 

爬山还未爬到山顶的时候,此时已经见了不少奇异景色的,至少,是些平地上所看不到的景,十分渴望与他人去诉说,不至于分享,倒也渴望有人看过我看过的景,给这独自爬山的人些许心灵上的慰藉。

 

可附近哪里有人啊?环顾左右,空荡荡一片。只好咬着牙继续往上爬,心念着,这山是有人爬上去的,上去了,就有可与之言说的人了。

 

到山顶之后,确实上面有人,不少,这时候就可坐下来细细说这一路上看了哪些,这山顶上又风景几何,相谈甚欢。再往山下看,依旧有在往上爬的,也有不少,可他们当中都隔着几百几千的距离,怕是都难以互相望见一个身影。

 

我想他们爬得辛苦,也着实是一条孤独的路,...

 
2018/11/5    

高中时期

 
 
预警:bg,学pa



每天中午自习开始前,学校里的男生有不少都会见缝插针地冲到操场上去打球,除了下雨从不缺勤,生物钟比候鸟还准。操场边站着的女生,有的在看哪一个长得还不错,可以列入考虑范围的,也有的是帮男朋友拿着衣服和水的,当然也有专门出来晒太阳进行“光合作用”的。

还有三分钟打铃,人群开始逐渐向教学楼的方向移动。

仝里的身边瞬间就多了好几人。

“有我的吗有我的吗?”

  
几只手挤进她手里拿着的塑料袋抢运动饮料喝。冰镇的,喝下去透心凉。

好像猪抢食。仝里...

 

亲吻

预警:来源于「梦&脑补」

第一次亲那个人的时候什么感觉?

通俗点,心跳爆炸。no more me.

什么?你说要再详细点?

好吧。

胸腔里感觉堵着什么,挤压得难受,好像马上要从嘴里蹦出来,又或者直接炸开涌出来。过分的欢欣近乎痛苦。嘴唇相贴的时候感觉一切都不存在了。就只剩下嘴上那一点微凉的、柔软的触感。

分开之后睁开眼,世界才卷土重来。一切又都有了实感。然后脑子从一片空白到瞬间塞满,循环往复。之后是擂鼓一样的心跳,脸上发烧一样又红又烫。

唯一清晰的念头就是:

“好喜欢他呀。”

2017.8.18

 
2018/10/23    

【宇宙星神】太阳

预警:萨隆X阿波罗

14年贴吧点梗

阿波罗紧握着手中的长剑,绷紧着每一寸的电流回路警惕着周围。

萨隆隐身于黑暗之中,随时有可能给他一击。

“该死的。”他暗骂了一声,“萨隆你到底在哪儿?”

黑暗吞噬着所有的光亮与声响,被包裹其中的太阳仅余下黯淡的光。

“你做好准备了吗?”

萨隆的声音从虚空里传来,低沉沙哑,仿佛地狱里蛊惑人心的恶魔。

有谁能看到黑暗里影子的流动吗?

阿波罗仔细地辨识着不属于自己的引擎转动时发出的细小声响,努力克制着不让自己被萨隆分散注意。

“你真的,做好准备了吗?”

萨隆的声音再次传来。

他知道,接近了。

在近些,他就有信心能命中。

“不,不够近……”...

 

© 王翏。 | Powered by LOFTER